,他得了好处。

  所以,有何不可?

  。。。。。。

  关中,同州沙苑,丞相宇文泰看着眼前成林的柳树,唏嘘不已。

  将近十三年前,他率领一万兵,在此和高欢的十余万大军决战,以少胜多,打了一场酣畅淋漓的大胜仗。

  战后,为了庆祝胜利,宇文泰和将士们每人都在这里种下一株柳树。

  同州是宇文泰的霸府所在,而东贼来犯,都要走蒲津过黄河入关中,而同州就在西岸,需要驻扎大量军队,正好作为霸府驻地。

  所以宇文泰及诸贵常住同州,一眨眼,十三年过去,柳树成林,郁郁葱葱,看着眼前一片碧绿,他又想起了当年。

  “侯跛子死了,被人用水攻,然后活捉...”

  “当年在这里,若不是侯跛子劝贺六浑活捉我,东贼便会用火攻,那一战的结果,可就不同了。”

  “如今,却是他被人活捉,真是...”

  宇文泰感慨着,陪在一旁的宇文导、宇文护两兄弟,不知该说什么。

  说死得好,是应该的;但说可惜,也没错,若侯景能多折腾一下梁国,说不定,朝廷就有更多的机会了。

  宇文导、宇文护是宇文泰的侄儿,如今都将近四十岁,当然认识跛子侯景。

  前不久,梁使抵达长安,为的是汉东之地,对方还特地声明,祸乱江南的侯景去年年底已经伏诛。

  其实在此之前,已经有消息传到长安,但许多人都不信,因为传言有很多,甚至也有传言说率军攻入建康的侯景已经做了南国的皇帝。

  现在,梁使证实这一消息,意味着梁国已经平定了侯景的叛乱,接下来就能腾出手,对汉东用兵,对三王用兵。

  “叔,萧氏兄弟阋墙,那三王迟早要反,朝廷可不能错失良机。”

  宇文导如是说,宇文泰看向宇文护:“萨保觉得呢?”

  萨保是宇文护的字,他回答:“叔,高氏建齐,侄儿觉得,高洋未必能服众,那些武勋听不听话,未曾可知。”

  宇文护缓缓说着,见叔叔依旧看着自己,说出自己的想法:“叔,不如,我们试探一下高氏,若他们人心不稳,那可是不错的机会。”

  “与其和萧氏争夺江沔,不如去攻晋阳或洛阳。”

  宇文泰把目光转向东方:“高洋能否服众,有未可知,而萧氏内讧,已成事实。”

  “萧氏藩王迟早起兵,如此良机不可错过,至于高氏,倒是可以试探一二。”

  “若高洋镇不住局面,便可以试着攻打洛阳,若高氏无懈可击,至少,我们还能从萧氏这里,夺了天府之国。”

  “要知道,当年秦国是得了蜀地这个粮仓,才有了统一六国的底气。”

  宇文泰缓缓说着,要让侄儿明白自己的谋划,毕竟宇文家兄弟、子侄几乎伤亡殆尽,身边就这两个成年的侄儿可以引为左臂右膀。

  关中疲敝,要对抗坐拥河北、河南、河东之地的高氏,十分吃力,因为势力相差太悬殊了。

  对方可以输很多次,但己方只要输一次,即便侥幸不死,也会元气大伤。

  七年前的邙山之役,朝廷输得很惨,精锐之师都差不多打光了,所以这七年来,宇文泰一直在编练府兵。

  但这需要时间,以至于先前王思政孤军守颍川守了一年,他都没法派援军去支援,痛失挺进中原的大好良机。

  现在,府兵渐渐成形,但还差些火候,而梁国内乱,机会不能错过。

  所以,宇文泰要把握机会,将蜀地拿下,得了天府之国的土地、粮食、人口,朝廷的底气才会更足。

  若全力进攻江沔,譬如拿下襄阳、江陵,那么会直接与梁国的岳阳王、邵陵王、河东王发生激战,变相的帮助梁主除内患。

  这种傻事,可不能做,所以,宇文泰拿定主意,要声东击西。

  汉东之地丢了不可惜,但要尽可能拖时间,让梁主无法对三王动手,也让三王有充足时间做准备。

  等三王正式起兵,与建康决裂,那么蜀地梁军就没了外援,届时,就是己方出击的最佳时机。

  不过,该派谁带兵入蜀?

  宇文泰还没想好人选,但必须是自家年轻一代,即侄儿或者外甥,要以此大功,提升威望。

  不然,在一群勋贵面前说话底气都不足。

  宇文护见叔叔在沉思,便问兄长:“听说,侯跛子是被一个小将给活捉的?”

  “是吧,梁使特地提起这事,呵呵。”宇文导笑起来,“我想,梁使是想证明,梁国人才济济,即便是个小将,也能把侯跛子灭了。”

  “兄长,我看是侯跛子运气不好而已,被人水攻...据说江南多雨,说不定是一场暴雨、水位上涨,他真是够倒霉的。”

  宇文护对‘小将活捉侯景’不以为然,宇文导却想起自己听来的消息:“那梁使说过的,活捉侯跛子的小将,叫做....李笠,对,李笠。”

  “兄长如何记得此人名字?”

  “活捉侯跛子的人,值得记住名字,而且也好记,李笠,里吏,同音嘛,所以记得住。”

  “呵呵,里吏...”宇文护也笑起来,“萧氏内乱不止,朝廷大有可为,将来若得江南之地,寻着这李笠,那就让他来长安,做个里吏吧!”

章节目录

乱世栋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女子监狱的男管教只为原作者米糕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米糕羊并收藏乱世栋梁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