寿阳城郊,鄱阳王萧范正在淝水边垂钓,这几日他心情不错,所以来了兴致,享受一下垂钓之乐。

  前不久,盘踞广陵的侯景残党,穷途末路之下,被迫向围城的官军投降,淮南终于平靖了。

  正是因为如此,萧范心情大好,以至于垂钓半日,只是钓上几条小鱼,也毫不在意。

  佐官见大王笑眯眯的,收起钓具,转到一旁凉伞坐下,便赶紧陪着说话,说起北边的一些事情。

  去年八月,魏国(东魏)权臣、高澄,在邺城王府内遇刺身亡,据说凶手是一个膳奴。

  所以,高氏当时才无暇派兵南下趁火打劫,侵略淮南。

  高澄之弟高洋,继了齐王之位,依旧控制朝政,高氏依旧权倾朝野,并于前不久,五月初,受禅称帝,国号“齐”,改元天保。

  所以,东魏没了,取而代之的是高氏齐国。

  对此,萧范发表看法:“高氏建齐,高欢都没做到的事,其子贸然称帝,恐怕,宇文氏会蠢蠢欲动。”

  “大王,宇文氏先前侵占司州,如今陈司州正在汉东与魏兵鏖战,想来,对方无暇试探高氏?”

  “未必,安陆和洛阳比起来,毫无疑问,宇文氏会选洛阳。”

  “那..河东王兄弟还有邵陵王,恐怕也要撕破脸了。”佐官有些忧心忡忡,“他们要动手,现在和接下来数月,正是好时候。”

  萧范点点头:“是啊,广陵已收复,侯景残党已经灰飞烟灭,勤王兵马大多各回本镇,他们,也该蠢蠢欲动了。”

  说到当前局势,萧范心中又生忧虑,虽然他如今镇守寿阳,看上去深受皇帝信任,但实际上,皇帝还是提防他的。

  虽然部分家眷已经来到寿阳,但是世子萧嗣却入京为官,皇帝还有种种措施,提防他有异动。

  皇帝是孤家寡人,提防任何人都没错,萧范并不会因此有太多怨言,只是觉得局势还不容乐观。

  新君继位,虽然不会改变以宗室出镇要地的制度,但是越往后,就越倾向于用皇子来镇守要地。

  那么他们这些堂兄弟,会渐渐靠边站。

  而这些年轻的皇子出镇地方,能镇得住么?

  对此,萧范不是很乐观,当今皇子,大多数都很年轻,崇文居多,尚武的没几个,基本上没有带兵打过硬仗。

  皇子们需要时间历练,但是北边宇文氏和高氏,恐怕不会给多少时间。

  而宗室之间矛盾重重,眼下河东王兄弟、邵陵王即将图穷匕见,镇守益州的武陵王,恐怕也会起心思。

  萧范担任过益州刺史,所以知道益州的情况,若邵陵王真的起兵谋反,蜀地就孤立无援,一旦宇文氏大举入寇,武陵王能否挡得住,还未可知。

  若宇文氏夺了蜀地,而雍、荆、湘形同割据,那么朝廷必然焦头烂额,一旦高氏也来趁火打劫,他在淮南,恐怕也只能苦苦支撑。

  兄弟阋墙,外人虎视眈眈,而淮南、江南受了兵灾,元气大伤,当今局势,可不容乐观。

  不过,好消息还是有的,譬如鄱阳那边。

  新任鄱阳内史李笠,要在三年内,在鄱阳开财源,增加七十万贯的收入。

  于是,上任伊始就不断推出‘新政’,调集人力物力,进行各种建设。

  还别出心裁的推出“铜引”、“瓷引”,以让利吸引商贾运粮到新平、乐安,并且在鄱阳境内屯田。

  为此,要在南北鄱水修建堰坝,疏浚航道,与此同时,又在南北鄱水流域兴建堰坝、沟渠等水利设施,以大规模开荒、屯田。

  仅以鄱阳郡廨的财力物力,根本就不足以支撑李笠的大兴土木,江州州廨也不可能为此调集钱粮予以支持。

  所以,这都得靠李笠想办法筹集资金以及物资。

  那么,李笠是怎么做的呢?

  萧范身为鄱阳王,在鄱阳有王府,也有产业,由管事们打理,所以,对李笠采取的各种办法有所了解。

  据说公廨张榜公布的内容,是‘导则’,具体实施办法,还有单独销售的‘细则’加以说明,花钱就能在公廨买到,让有兴趣的人对各项措施深入了解。

  ‘导则’、‘细则’合在一起,据说有十余万字之多。

  鄱阳王府的管事们仔细看过后,向萧范汇报,他仔细一琢磨,只觉很有意思。

  譬如,为了筹集资金,李笠向民间举债,以较低的利息借贷,用借来的钱,雇佣百姓、购买物资大兴土木。

  当然,官府向民间举债并不是李笠首创,但是,李笠低息借贷的前提,是出让了具备一定期限的“专营”。

  其一,放债。

  在规定的地域里,只允许一到三个大债主以较低利息放债。

  较低利息有多低?月息不得超过三分。

  借契,必须在郡廨登记才有效,债权人,必须是郡廨认可、拥有放债权的人,否则欠债者可以不还钱。

  谁敢以未在郡廨登记的借契催债,或者未获许可便私自放债,以聚众谋反论处。

  拿到了这种“放债专营权”,意味着某个区域就只能有一到三个债主放债,而鄱阳各地开始大规模屯田,放债者不愁放不出债。

 &em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乱世栋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女子监狱的男管教只为原作者米糕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米糕羊并收藏乱世栋梁最新章节